SEO网站排名优化_seo关键词排名优化_杭州洪叶权seo企业优化外包公司

上海的南京路、汉口路、广东路命名背后,原来还有这么多故事|睡前分享

909网络品牌

  上海英租界的第一条城市道路,英文名叫“Park Lane”。由于靠在跑马场的南边,每天有许多马在这里奔跑、溜达,上海人便称其为“马路”或“大马路”。而“大马路”南面与其平行的几条东西向道路,上海人便依次称它们为二马路、三马路、四马路……

  地名是地理实体的名称。中国的地名通常由“专名”和“通名”两个部分组成,“专名”是地点名称,“通名”表示地点属性。如“南京路”中的“南京”是专名,“路”则是通名。

  在城市,道路名称是地名的主要形式。传统上,中国的城市道路一般使用“街”“衖(弄)”“巷”等作为通名。一般的情况下,“街”指有一定商业活动的“大路”,“弄”“巷”多指居住区的“小路”,于是就有了所谓的“大街小巷”“街头巷尾”,如果大街上发生了什么事情,弄堂里的人竞相观战,那就是“万人空巷”“空巷而出”。

  ▲ 1930年出版的《上海指南·城厢租界地名表》。当时上海的道路仍有不少以“街”“衖(弄)”为通名的,如“一枝春街”“丁家衖”。(上海市档案馆藏)

  1843年上海开埠,1845年英租界率先在上海建立,1848年和1849年美租界和法租界相继建立,1863年,英租界与美租界宣布合并,改称“英、美租界”,即后来的公共租界,但是,习惯上仍把苏州河南岸的租界叫作“英租界”,北岸的租界叫作“美租界”或“虹口美租界”。

  ▲ 公共租界工部局的占地面积很大,在江西路、福州路、河南路、汉口路围成的圈内。右图为工部局大楼。(上海市档案馆藏)

  1845年英国侨民在现在的南京东路北面,河南中路两侧购进土地81亩,建立了一个跑马场。跑马场的周围是马道,中间的空地部分作为运动场,部分作为花园使用。外国人经常在这里进行各种中国人之前从未见过的球类活动,由于这些球类活动大多是手抛的,于是上海人把这里叫作“抛球场”,一直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许多“老上海”依然把南京路河南中路一带叫作“抛球场”。

  ▲ 跑马场后来曾两次搬迁,最终迁至现在的人民公园。图为观众在跑马场观看赛马。(上海市档案馆藏)

  抛球场的南面有一条路,开始,外国人把它叫作“Park Lane”,中国人汉译为“花园弄”“派克弄”。这条马路与上海人所见的“街”不一样,每天有许多马在这里奔跑、溜达,上海人便称其为“马路”或“大(du)马路”。另一种说法是,因为这条路是租界当局在上海建设的第一条城市道路,也是租界早期唯一的城市道路,于是外国人把它叫作“The Road”,其读音近似于上海话“大(du)马路”。

  后来,租界当局在“大马路”的南面依次筑与“大马路”平行的东西向道路,这些道路上海人依次叫作二(ni)马路、三马路、四马路、五马路等。上海开创了城市道路的通名使用“路”的先例,并逐渐影响到全国。

  租界在早期并没有专门的道路管理机构,道路命名的随意性很强,路名也十分混乱。比如道路附近有一座庙,就叫“Temple Road”(今山东路);道路边上有教堂或教会,就叫“Church Road”(今江西中路)、“Mission Road”(今福州路);附近有海关,就叫“Customs House Road”(今汉口路)等。往往一条道路同时使用几个不同的路名,而同样的路名又会使用在两条不同的道路上。

  在租界面积不大,人口不多的情况下,路名混乱对生活和交往的影响还不至于太大。但随着租界的扩大和人口的增长,租界内的道路也越来越多,混乱的路名对城市生活和商业往来就带来了越来越多的困惑和麻烦。于是,租界道路名称混乱的现象到了非纠正不可的境地。

  ▲ 位于汉口路(三马路)与望平街(今山东路)拐角处的申报馆大楼,已有百年历史,至今保存完好。

  1863年,租界工部局召开了关于租界路名重新命名的会议。会议上发生了一些争执,如果使用英国人的方式为道路命名,美国人不满意,如果使用美国人的方式命名,英国人不高兴,会议因此陷入了僵局。

  据记载,当时担任英国在上海代理领事的中国通麦华陀提出一个折中的方法,就是统一使用中国的行政地名作为上海租界的道路名称。这一提议最终获得了会议通过。

  命名的具体方法是以中国的行政省命名南北向马路,由外滩向西依次是:四川路、江西路、河南路、山东路、山西路、福建路、湖北路、浙江路、广西路、贵州路、云南路、西藏路;以中国的城市命名东西向道路,从“大马路”向南,依次是南京路(大马路)、九江路(二马路)、汉口路(三马路)、福州路(四马路)、广东路(五马路)、北海路(六马路)、汕头路等;“大马路”以北的东西向道路有宁波路、天津路、台湾路、北京路、香港路、厦门路等。

  此举开创了使用中国行政地名作为上海城市道路名称的先河,并逐渐影响全国。行政地名没有政治色彩,路名也不太会随着政权的更替而随意更名,地名的稳定性较好。所以,这些道路名称经历了百年沧桑也没有发生变化。

  ▲ 1929年上海公共租界中区图。这里的马路基本上是以中国的行政地名命名的。路名稳定性强,历经沧桑,路名保存至今。

 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,“广东”是行政省名称,台湾也是行政省,与以中国的城市命名东西向道路的规律不符。

  实际上,“广东路”的英文名称是“Canton Road”,在中英签订《南京条约》之前,中国只留广州一口对外开放,初来乍到做生意的英国人搞不清广州与广东之间的关系,就把“广州”叫作“Canton”,所以,英文Canton就是指“广州”。一直到19世纪80年代,英文另外把“广州”音译为“Kwangchow”,而“Canton”仍然指“广州”。只是中国人根据英文的发声,把“Canton”误译为“广东”而已。同样,台湾在明朝末年置“台湾府”,隶福建省,1885年(光绪十一年)改为“台湾省”,在命名“台湾路”的时候,台湾还是个“府”或“府城”的名字。

  ▲ 1918年英文上海地图。广东路的英文路名叫做Canton Road,正确的译名应该是“广州路”。

  道理很简单,这些行政省和城市都是当时列强势力所涉及到的区域,如南京是中英签订《南京条约》的地方,广州、厦门、福州、宁波是《南京条约》规定的“五口通商”城市,天津是清政府与多国签订《天津条约》的地方,而九江、汉口、汕头、北海、台湾等又是《天津条约》规定增加开放的通商口岸。

  外国人可以在通商口岸置产、造房子、居住、做生意,也就是说侨民可以在这些城市自由往来,对开放城市比较熟悉,为了便于记忆、使用方便,理所当然选择他们熟悉的城市地名作为租界的道路名称。

  租界的经济和城市建设较快,城市道路不断地拓宽、改造、重修。同样,上海主要道路沿线的建筑基本上30年一个轮回,建了拆,拆了建,“老上海”记忆中的上海的老房子,少量建设于19世纪,绝大部分建设于20世纪20年代以后。

  如果有人把这些历史和文化原原本本地记录下来、告知后人,这不仅仅是讲故事,也是传承文化,功莫大焉。